难觅半苋

懒更各种爱好

瓶邪/随手码的一首小诗

天是水与墨调出的浅灰
雨是蒸气遇冷迸出的残骸
都说南雨是西子葬情而落的泪
滴答落下那水汽氤氲笔下迷杭
情深之处世间可欠我一曲高歌
再回眸又有什么永留地下
清风盈袖将沉日挂于楼阁
再转身后可余几色晚霞
下风可将水汽抹进北山
长白风雪里你指尖可曾冻僵?
此刻薄暮已至而星河阑珊
而颊上落雪是否如古楼里的吻般滚烫
足矣灼伤你的胸膛
——————————
感觉这首半夜写的跟以前所有风格都不一样……太古怪了,有点不习惯……算了,就这样吧
这种隔行对韵真不习惯,下次就肯定不回了哈哈哈

(当年买的复联三周边,Loki书签,第二张全图)
(看完THOR123,热血沸腾…又是这个词)
(所以,我又来发歌词了👉其实是在还没看雷三的情况下写的👻)
(同人文真是好东西!!)
【可 ——致Loki】

谁与我在群星下把荒谬假象道破
亿万年的星河残破凋落
如诸神的黄昏般叫人不知所措
不过又一场无趣的争夺
今日我独坐 九界与我对酌
明日再将一切虚妄烧灼
可笑 谁需要你虚伪的承诺
字字环扣下是你可悲的懦弱
(是的 你的懦弱)
看吧 你愚蠢的结果
谁愿为死亡痛哭落寞?亦或失魂落魄?
荒原上暴雪卷起一切的定夺
匕首出鞘 又还有什么退路可走
(既然无从挣脱 那便一同坠落)

也许只有我一人浸于回忆往昔
彩虹桥上最后的天晴
幻想中出现的中庭滑梯
金殿里总登不到顶的无尽阶级
到头来一片狼藉 连叹息都嫌多余

而如今你居然还相信
(还敢相信)
谎言之神吐露的几分真情
(几百年过去你简直毫无长进)
说实话 你若质疑我倒真有几分惊奇
不过 没关系
终有一日你会惊醒
你所谓真理的永恒谜底
到头来只能在谎言里追寻
只可惜我不屑等到那天来临
潦草落幕怎能算上最后的终局?
(简直是世上最滑稽的败笔)

我从不需任何人的怜悯
又或是惺惺作态的惋惜
brother 别忘了对决还在继续

(感言ing)『大漠孤月白沙起 长白深雪故人归』
终于在今天嗑完了剧版沙海的两集!!
记得看完沙海这本书大概是半年前,紧接着盗笔(结果就是好多人物和剧情混在一起!苏难是什么神奇操作?)
还记得那段时间狂磕cp的日子,甚至把瓶邪99改成了企鹅密码……瓶邪/黑花/邪簇/黑邪/三潘(不要问我为什么有三潘!哈哈哈哈哈哈)……
小佛爷简直多灾多难/桃花满满
我还是最喜欢瓶邪!!我沙海邪攻气十足……好吧小哥更攻些

磁控者×读心者(ec)歌词/原创

原:《x战警:第一战》《x战警:逆转未来》

聚光灯下推杯换盏有多少深意
镀金身份后又藏着怎样的追寻
‘变种和骄傲’不再毫无意义
(我们的时代已经来临)
雨幕里集中营铁门正扭曲变形
费尽全力亦无法将既定命运转移
海湾上夜色已起 潜艇逃逸
(一眼望进琥珀蓝的眼睛)
波涛下谁给予谁最温暖的救济
时光温暖迷幻就像是最瑰丽梦境
一切按照最佳轨迹运行
密林后古堡里雷达调转将精神满溢
(你不是独身一人)
又换得谁倾心相许
(只是当年不知 那是究竟一世 还只是一时)

深渊之下波澜暗起
美苏军舰开炮互击
(三战即将降临 世界危在旦夕)
当磁铁扭曲变形 思维如发入侵
一枚旧硬币飞旋穿透了谁的眉心
(那深入骨血的仇恨又有什么结局)
海滩上几颗子弹偏离轨迹击碎了谁的生命
头盔与紫红披风阻断一切可有可无的亲昵
残酷的道别昭示着世界的分崩离析
(你抛弃了我)

经年此去一切如同最滑稽闹剧
浑噩中年华故去而无关悲喜
(谁不曾拥有荒诞的年轻 又何必太在意)
谁逆转未来将命运告急
时光倒流只为倾尽全力打破僵局
(迫不得已的重启岂能处处如意)
五角大楼里警报喧嚣呼啸
银影里谁的身形透着再相遇的仓惶
(无人知何为蜜糖又何为砒霜)
风雪里万千哨兵包围庙宇又见证了谁的真情
重坐上轮椅筑起精神围墙
体育馆被操控着于天空飞翔
那扭转世界的子弹终未出膛
却无人可以治愈半生的满满忧伤
(十字墓碑下可有魂灵在不舍回望)
昔年塔前长阶上残阳正泛黄

《正解正义》/原创歌词,原著《默读》

捧花的卡片沾染着血迹
慌乱的脚步声在小胡同里响起
有时犯罪并不需要原因
但所有罪行终将于迷雾中露出端倪
当枪声划破天际
朗诵者的声音于冷门电台响起
(他说,人们耽于恐惧,却忘了正义从不曾缺席)

一首英文歌可循环播放几个世纪
推开别墅门的那刻足矣奠定结局
当平凡的日期被赋予特别意义
(再被所有人铭记)
你我相遇的日期镌刻进日历
成为禁忌 成为秘密
只在电流击中身体时猛然记起
(一如曾经)

颈间的金属环泛着冰冷的色泽
生死皆取决于一瞬间的抉择
血迹蜿蜒千里成河
终有一人万水千山而涉
(他的吻如雨后晴空 凉如薄荷)
抱我出黑暗无尽的沼泽
(他不知道,在冰与火之间,那是怎样的救赎)

浅饮一杯陈酿
须知黎明前总没有光亮
不经思量便已到终章
闪光灯眩目此刻轮到我登场
(可笑 正义的皮囊不过是假象)
谁又曾看清灵魂下的真相?
那样肮脏 所谓公平不过是虚妄

咖啡和酒精刺激得头脑发胀
清醒亦沉迷也枉
是千钧集于一发还是大梦荒唐
闹剧终将收场
似乎还有观众不舍瞭望
夏日的晴空下蓝的端庄
(喵呜~)

『雪夜』ggad.(下)

  ——那是在Bathilda灰尘飞扬的旧客厅里,异国青年踏着碧绿的火焰从壁炉中踏出。他向
Albus伸出手。他笑着说:“我是Gellert·Grindelwald。”
  Albus记得很清楚,他回握住对方的手,声音微颤:“Albus·Dumbledore。”

  其实有很多事情从开始就已经决定了。Albus想,他早就明白这一点,一如这场圣诞雪夜的躇行,无法逃避。
  Gellert——他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
--END--

以下属于废话部分(过去式):
终于写完!历时八天一千九左右,算是自己的生日特辑(ggad徽章妙不可言)!
此篇又称“青年邓教幻想记”,部分事物名称源于原著,欢迎参考。
果然是ec文看多的缘故,英文姓名必须的。
be已写上瘾,往后几篇全be预警!!!
——————————————————
码字永远是最痛苦的事!特别是这种用手机码英文名的!
去翻了翻存货,发现自己以前真的写过不少东西……能坚持把它们码到手机上简直了是奇迹!感动

『雪夜』ggad.(中)

  Albus自己以为埋葬得极好的记忆翻涌而出,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晰无比。交替着爆炸的闪光,染上灰尘与血迹的巫师帽,Aberforth扭曲的愤怒面容。最后是那道终结了一切的魔咒。
  死亡从来没有离Albus这么近过,就连摄魂怪亦或是三人间的决斗都没有让他有这种感觉。也许就这样死在Gellert的面前,也不是一个极好的选择吧。
  然后眼前是爆炸开的一团闪光。
  光很亮,即使阖上了眼都会有刺痛的感觉,它比那时击中Ariana的那团更灼人几分,伴这施咒人不平的心绪而微微颤抖——足以照亮墓地里所有的黑暗——但不是荧绿色的。
  Albus睁开眼,正对上Gellert的双目。
  光照亮了虽有,那些遮掩着不愿露出的面容被笼上了一层寒凉的光,被强光刺激出的生理泪水难以控制地流淌下来,冻在脸上模糊了视线。
  Albus却奇迹般地看清了Gellert脸上每个细微的表情。
  看清了,却没看透。
  重重情绪在Gellert眼底翻涌,遮住了他原本就极淡的眸色,Albus下意识觉得觉得对方的震惊大于隐忍。两人相望无言。
  在山谷墓地的僻静一角,一团小小的的亮光在冬风中摇曳呜咽,光线明灭不定。Gellert身后的风雪完全没有减弱的势头,小教堂里溢出的些许温暖早已不足驱散寒意,重逢与劫后余生的小小喜悦早已散尽,Albus觉得自己的心正一点点沉下去,跌落至几千丈的寒潭,此时正万里冰封。
  Albus终于扭过头闭上眼,几秒后又似感应到了什么一样骤然睁开。
  他的眼前却再没了Gellert的身影。
  那堵矮墙上的煤油灯不知何时已经亮起,柔和的光照在Albus落满雪的肩头上。一切都消失了——他曾拥有的那一切,风雪掩住了所有的痕迹——又或是他们或它们从未出现过或存在过,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Albus还能听见隔壁教堂的颂歌声——那是属于别人的圣诞节,狂欢还未结束。事实上,这样的快乐早已离他很远了。Albus推开铁门,正如他悄无声息地到来一样,无人发觉他的离开。Albus环抱着双臂踉跄着翻过山坡。

  ——那是在Bathilda灰尘飞扬的旧客厅里,异国青年踏着碧绿的火焰从壁炉中踏出。他向
Albus伸出手。他笑着说:“我是Gellert·Grindelwald。”
  Albus记得很清楚,他回握住对方的手,声音微颤:“Albus·Dumbledore。”

『雪夜』ggad.(上)

  圣诞夜的雪被风牵着飘向村庄的每个角落,略有老旧的教堂顶似乎有些不堪重负。村民们却不担心那黑木质的十字架会倒下——正如他们早已忘却山坡那头曾经闪烁的不明亮光和难以听懂的诅骂一样——他们已经学会了不去关心太过于遥远的事,更何况,今夜是圣诞夜。
  教堂中满挂的彩灯难以照清所有的黑暗,堂后那片不大的墓地便是最好的佐证。在浓郁而似有实质的黑暗中,墓地的那扇窄门被人推开,发出一声沉重的呻吟,却奇迹般的没有被村民听见。
  一位青年从门缝间钻进了墓地。
  即使在夜色中也无法忽视他赤褐色的头发。大概是一路步行前来,雪落了不少在头顶,他也没花心思整理,深深掩去了大半发色。再搭上青年一脸的倦意,整个人像不知多过了几十年的光阴般苍老而疲惫。
  Albus停在一座半新的陵墓前,沉默着站定。他用不戴手套的手拭去碑上落的雪粒,却无意碰到了自己刻上去的墓志铭,刻痕粗糙而清晰。
  珍宝在何处,心就在何处。
  Albus嘲弄的微勾嘴角,下一秒他却神色一凛,闪身躲进了墓地的暗处。下一刹风雪骤起,凌厉的冬风划破了戈德里克山谷圣诞夜的欢庆。风暴中心又逐渐勾勒出一个模糊的人形。来人高举着魔杖,却在看见Ariana陵墓的瞬间,将它藏进了宽大的衣袖中。
  在风雪中,甚至连来人的背影都隐约着看不真切。Albus却如遭雷击般愣在原地,他认出了那身影的主人,又或是说自己是世上最了解他的巫师之一。他的嘴角微动,却可悲地发现自己全身早已冻僵,似乎拼尽了全力,也只能发出零碎的音节。还未等到传入那人耳中就已经被风撕裂。
  他在说,Gellert。
  Albus认为在这越发猛烈的冬风中,无人能听见自己的呢喃,Gellert却似有感应地回头。他的目光略过Albus藏身的暗处,聚在窄门那边的脚印上。他猛然拔出魔杖,杖尖隐隐聚着些绿光,在黑夜中显得如此幽而不祥。
  Albus觉得自己已经许久没有见过Gellert了——自从那件事之后。似乎只有短短数月,却漫长如过了一个世纪的光阴。他几乎是痴迷的目光从Gellert身上寸寸扫过,极力描绘对方的每一根发丝——尽管自知他的模样早已刻在自己的心底,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消弥。
  也许是Alous的目光才过于炙热,让人难以忽视——Gellert慢慢转身,魔杖直指Albus藏身之处。杖尖的绿芒越发浓郁,似乎下一刻即将倾泄而出。
“滚出来。”他说。

《新历大事记》歌词/原创

(原创,原著《残次品》priest)
——czcp

我们相遇在这个末世纪
宇宙联盟分崩离析
伊甸园遭不明病毒入侵
星系间的距离不再以光年而计而遥不可及
昔年旧部和亲信暗生他心
高层碌碌忙于粉饰太平
(人人唯恐殃及池鱼 殊不知广厦将倾)

在遥远残次的第八星系
那个将为炮火沦陷的小小行星
(北京β星和日可云车欢迎四哥您大驾光临)
天然虫洞连接着玫瑰之心
狭小生态舱仓皇逃离
(却有条不絮 像故意布下的局 猎手又在哪里)
轰动世界的余波紧随散逸
轰醒了黎明前的死寂
星海学院礼堂顶的星空将熄
白银要塞终沦为废墟
此时此刻你又在哪里
我此生唯一的神祗
(让我在暗夜里呼唤你的姓名 再亲吻你的心)

你身侧伸出湛卢的机械手臂
(哦上帝 他才不是工程师001)
电子提示音不带感情
(他说,先生,遵命)
偌大精神网撒满天际
机甲驾驶员无从逃避
星河的光不如你的眸光绚丽
(你是我的奇迹)
最后的联盟上将 他嘴角微微扬起
(你的模样总让我沉迷)
这是猎人与兔的游戏
(胜负无从猜疑)

一个你多年前布下的局
(我又在哪里?)
世界将你弃之如履
乌兰学院的校训谁还铭记
(那上天的赋予的使命)
七八星系的跃迁点炸离成为天堑
同样的逃离 却不同心境
(自然不同结局
你将我抛弃,我的神祗)

静伏于渊多年只为沉戟一击
十六年前的通讯密钥此刻重启
一切指向那不存在的身影
白银十卫再聚齐
他们誓必肃清废疾 打破僵局
(这全宇宙最嚣张的武装 他们的通讯从不加密)
启明星身后曙光将起
(林,我喜欢你)

废话部分:
《残次品》看到百分之八十热血沸腾!剩下部分没看歌词也就没写,个人认为启明星后曙光升起也是一个很唯美的结局!(啊真是太喜欢陆必行了!)
第一次写耽美歌词有些把握不住(莫名黑科技),比如说括号部分,欢迎捉虫提议!

废话 不是飞花!

大家好!新人报道!
(在这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我会发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要顾及熟人的看法!万岁!)例如歌词啊同人文啊手写啊……总之,是一切我最近很感兴趣的玩意儿。
尤其博爱范围:甜甜和秀秀的文
备注,食用须知:原创或同人,cp不逆,主耽美,偶尔bg,原著向,严重be预警,拒绝ooc(我尽力!),更期不定
好了就写到这里,相处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