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觅半苋

懒更各种爱好

『雪夜』ggad.(中)

  Albus自己以为埋葬得极好的记忆翻涌而出,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晰无比。交替着爆炸的闪光,染上灰尘与血迹的巫师帽,Aberforth扭曲的愤怒面容。最后是那道终结了一切的魔咒。
  死亡从来没有离Albus这么近过,就连摄魂怪亦或是三人间的决斗都没有让他有这种感觉。也许就这样死在Gellert的面前,也不是一个极好的选择吧。
  然后眼前是爆炸开的一团闪光。
  光很亮,即使阖上了眼都会有刺痛的感觉,它比那时击中Ariana的那团更灼人几分,伴这施咒人不平的心绪而微微颤抖——足以照亮墓地里所有的黑暗——但不是荧绿色的。
  Albus睁开眼,正对上Gellert的双目。
  光照亮了虽有,那些遮掩着不愿露出的面容被笼上了一层寒凉的光,被强光刺激出的生理泪水难以控制地流淌下来,冻在脸上模糊了视线。
  Albus却奇迹般地看清了Gellert脸上每个细微的表情。
  看清了,却没看透。
  重重情绪在Gellert眼底翻涌,遮住了他原本就极淡的眸色,Albus下意识觉得觉得对方的震惊大于隐忍。两人相望无言。
  在山谷墓地的僻静一角,一团小小的的亮光在冬风中摇曳呜咽,光线明灭不定。Gellert身后的风雪完全没有减弱的势头,小教堂里溢出的些许温暖早已不足驱散寒意,重逢与劫后余生的小小喜悦早已散尽,Albus觉得自己的心正一点点沉下去,跌落至几千丈的寒潭,此时正万里冰封。
  Albus终于扭过头闭上眼,几秒后又似感应到了什么一样骤然睁开。
  他的眼前却再没了Gellert的身影。
  那堵矮墙上的煤油灯不知何时已经亮起,柔和的光照在Albus落满雪的肩头上。一切都消失了——他曾拥有的那一切,风雪掩住了所有的痕迹——又或是他们或它们从未出现过或存在过,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Albus还能听见隔壁教堂的颂歌声——那是属于别人的圣诞节,狂欢还未结束。事实上,这样的快乐早已离他很远了。Albus推开铁门,正如他悄无声息地到来一样,无人发觉他的离开。Albus环抱着双臂踉跄着翻过山坡。

  ——那是在Bathilda灰尘飞扬的旧客厅里,异国青年踏着碧绿的火焰从壁炉中踏出。他向
Albus伸出手。他笑着说:“我是Gellert·Grindelwald。”
  Albus记得很清楚,他回握住对方的手,声音微颤:“Albus·Dumbledore。”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