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觅半苋

懒更各种爱好

『雪夜』ggad.(上)

  圣诞夜的雪被风牵着飘向村庄的每个角落,略有老旧的教堂顶似乎有些不堪重负。村民们却不担心那黑木质的十字架会倒下——正如他们早已忘却山坡那头曾经闪烁的不明亮光和难以听懂的诅骂一样——他们已经学会了不去关心太过于遥远的事,更何况,今夜是圣诞夜。
  教堂中满挂的彩灯难以照清所有的黑暗,堂后那片不大的墓地便是最好的佐证。在浓郁而似有实质的黑暗中,墓地的那扇窄门被人推开,发出一声沉重的呻吟,却奇迹般的没有被村民听见。
  一位青年从门缝间钻进了墓地。
  即使在夜色中也无法忽视他赤褐色的头发。大概是一路步行前来,雪落了不少在头顶,他也没花心思整理,深深掩去了大半发色。再搭上青年一脸的倦意,整个人像不知多过了几十年的光阴般苍老而疲惫。
  Albus停在一座半新的陵墓前,沉默着站定。他用不戴手套的手拭去碑上落的雪粒,却无意碰到了自己刻上去的墓志铭,刻痕粗糙而清晰。
  珍宝在何处,心就在何处。
  Albus嘲弄的微勾嘴角,下一秒他却神色一凛,闪身躲进了墓地的暗处。下一刹风雪骤起,凌厉的冬风划破了戈德里克山谷圣诞夜的欢庆。风暴中心又逐渐勾勒出一个模糊的人形。来人高举着魔杖,却在看见Ariana陵墓的瞬间,将它藏进了宽大的衣袖中。
  在风雪中,甚至连来人的背影都隐约着看不真切。Albus却如遭雷击般愣在原地,他认出了那身影的主人,又或是说自己是世上最了解他的巫师之一。他的嘴角微动,却可悲地发现自己全身早已冻僵,似乎拼尽了全力,也只能发出零碎的音节。还未等到传入那人耳中就已经被风撕裂。
  他在说,Gellert。
  Albus认为在这越发猛烈的冬风中,无人能听见自己的呢喃,Gellert却似有感应地回头。他的目光略过Albus藏身的暗处,聚在窄门那边的脚印上。他猛然拔出魔杖,杖尖隐隐聚着些绿光,在黑夜中显得如此幽而不祥。
  Albus觉得自己已经许久没有见过Gellert了——自从那件事之后。似乎只有短短数月,却漫长如过了一个世纪的光阴。他几乎是痴迷的目光从Gellert身上寸寸扫过,极力描绘对方的每一根发丝——尽管自知他的模样早已刻在自己的心底,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消弥。
  也许是Alous的目光才过于炙热,让人难以忽视——Gellert慢慢转身,魔杖直指Albus藏身之处。杖尖的绿芒越发浓郁,似乎下一刻即将倾泄而出。
“滚出来。”他说。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