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觅半苋

懒更各种爱好

瓶邪/随手码的一首小诗

天是水与墨调出的浅灰
雨是蒸气遇冷迸出的残骸
都说南雨是西子葬情而落的泪
滴答落下那水汽氤氲笔下迷杭
情深之处世间可欠我一曲高歌
再回眸又有什么永留地下
清风盈袖将沉日挂于楼阁
再转身后可余几色晚霞
下风可将水汽抹进北山
长白风雪里你指尖可曾冻僵?
此刻薄暮已至而星河阑珊
而颊上落雪是否如古楼里的吻般滚烫
足矣灼伤你的胸膛
——————————
感觉这首半夜写的跟以前所有风格都不一样……太古怪了,有点不习惯……算了,就这样吧
这种隔行对韵真不习惯,下次就肯定不回了哈哈哈

评论

热度(8)